在生活设施并不发达的古代古人洗不洗澡?他们是怎么洗澡的?

洗澡?在中世纪,自以为高贵的欧洲人对个人卫生从来就是“不存在”的,他们认为洗澡是骄奢甚至可怕的行为。身体越脏———要是身上再密密麻麻爬满跳蚤和虱子的话,道德就越高尚,有些常年不洗澡的人,甚至会被教廷封为“圣人”。

比如圣亚伯拉罕坚持50年不洗澡,最终成功被封为圣人;圣西蒙任凭蠕虫在他溃烂肮脏的伤口上蠕动啮咬,造成非常严重的感染,也不肯对伤口进行哪怕一次清洗,最终他痛苦哀嚎着死去,他也被天主教廷封圣;法兰西的国王亨利四世的母亲,坚持一辈子不洗澡,被教廷册封为圣女阿涅丝………

另外,施虐欧洲的黑死病也加重了欧洲人不洗澡的“情结”,当时的医生认为,黑死病是通过皮肤上的毛孔传染的,应对之道是用干掉的汗水污垢堵住毛孔!结果就是,大家害怕洗澡把“毛孔打开”,纷纷选择长年累月的不洗澡。人们普遍认为,勤换衣物远比洗澡更安全、有效。

这样一来,在中世纪的欧洲,带着酸爽味道的人不止穷人,贵族也一样,那时的国王和王后都浑身散发着恶臭,因为他们一生只洗两次澡,出生时一次,结婚一次。

不可否认,欧洲的科学家们在天文学和其他科学领域的确取得了许多超过其他文明的成就,但却唯独对自己身上那脏兮兮的、让人恶心的污垢,视而不见。

然而,同时期在大西洋的另一边,被欧洲人视为野蛮人的美洲原住民都非常爱干净、爱洗澡。

墨西哥的阿兹特克帝国的首领蒙特祖马一世(Moctezuma I)每天要洗好几次澡,还会用碾碎的植物根制成的“肥皂”擦洗身体。不仅如此,蒙特祖马洗澡的时候还要让侍从帮忙搓洗。阿兹特克人通过沟渠把山泉水引到都城特诺奇蒂特兰,供城内所有居民饮用和洗澡。

欧洲人来到墨西哥后,他们认为这里的原住民的洗浴风俗既新奇又危险。在一份写于1567年的历史文献里,一位名叫布拉泽·杜兰(Brother Duran)的欧洲人记述了一种能容纳10个人的汗蒸房。他写道,这种小屋靠室内的炉子加热,直至室温达到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在大汗淋漓后,人们到室外仔细冲洗身体,他们认为这样热气就不会留在身体里。

美洲原住民还发明了与桑拿房类似的汗蒸房。汗蒸房有大有小,有些是永久建筑,有些是临时建筑,加热手段包括点燃室内的火炉、放置滚烫的石头,或者直接使用明火。极高的室温会使身处其中的人汗如雨下,美洲原住民认为,这样可以达到清洁身体、放松肌肉的目的。热石法是加热汗蒸房最常见的方式之一。要不了多久,所有人就会汗流不止。随后,人们会泡进河流或者池塘里,因而那时的汗蒸房往往挨着湖泊或河流。

而中国早在2400年前的西周时期,当欧洲人还在日耳曼森林光追猎野兽时,洗澡已经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们祀神祭祖之前都要沐浴净身,表示内心洁净虔诚,称之戒,亦称斋戒。斋戒之礼始于殷商,至西周已成定制,斋戒沐浴已是西周朝廷祭祀礼仪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专职官员执掌。这在《周礼》中均有记载。

作为夫妇之礼,妻子不能和丈夫共在一个浴室,晚辈还要五天烧一次温水为父母洗一次澡,每三天烧一次温水为父母洗一次头。这期间父母脸上如果脏了,要烧淘米水为父母洗干净;脚脏了,则用温水为父母洗干净。

由古代欧洲人、美洲人、中国人三者比较可见:中国人和美洲人比欧洲人爱干净多了————也更爱洗澡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