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台花鼓灯艺术团在河南传佳话

论场面的恢宏、舞美道具的华丽远远不及《文成公主》;论经典传颂,仅仅品牌影响力就输了《印象刘三姐》几条街。但是,当一台以墨子文化展现为轴线的《尧山传奇》,如歌如诉的讲述几千年前中原大地一抹文明之光的记忆时,演者动情,观者共情,已然成为后疫情时期,一段文旅产业的传奇。而这背后,却在不经意间见证了我省一个县级艺术团默默的坚守和耕耘。

作为中原文化重要的发源地和载体,河南有着太多的历史和典故。墨子当之无愧是其中最闪耀的一颗。但是,对于希望坐拥这一人文品牌的平顶山市鲁山镇来说(墨子出生地仍有争议,河南鲁山只是其中一说),如何化资源为客源,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平顶山尧山墨子文化旅游区的开发和成功有着很多可以讲述的故事,而这其中文旅结合的定制产品舞剧《尧山传奇》功不可没。

对于王利梅和他们相对专业局限更多的花鼓灯艺术团来说,承接综合文旅项目中的商业,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像墨子文化旅游区的舞台剧《尧山传奇》,就完全和花鼓灯没有关系。在剧中,有反映异域文化丝绸之路的篇章,演员们要能跳肚皮舞、新疆舞;有呈现古代战争宏大场景的,演员们就要像戏曲中的武生,一显拳脚;有展现墨子形象讲述故事的,演员们又要有担纲话剧演员的能力。

接手墨子文化旅游区《尧山传奇》演出后,王利梅和她的团队一直在对整场演出做着优化和调整。舞台大而空旷、道具布景简陋、甚至是最初的编舞中大量不合理的地方,都成为王利梅和团队成员必须解决的问题。说起来很难让人相信,这台被景区作为核心文化产品、多次获得当地政府部门、文化部门交口称赞的舞剧,整场演出全部参演演职人员只有41名。

而这些并不是这些演员们每天驻场演出的全部工作。除了一天两场的正场演出外,从墨子文化旅游区早上开园门口的迎宾舞蹈、到间或一段时间在园区各个场景串场的舞、再到晚上篝火晚会的舞蹈氛围组;从网红快闪的当下流行风,到景区印象水街民国旗袍秀、再到少数名族的竹竿舞、泼水节……演员们几乎每间隔一个小时都要在演出的岗位上,即使在今年夏天这样的高温天气下,只要有游客,他们就要呈现自己最好的一面。

没有人要求他们这么做,但是在王利梅他们眼中,这就是他们的责任。“哪怕游客们以后根本不记得花鼓灯舞蹈的样子,只要对安徽花鼓灯这个名字有印象,这就够了”。团队的演员在园区户外做一些暖场巡游演出时,经常因为精彩的演出而获得游客的称道喝彩,而在游客向他们询问时,他们也总是骄傲的回答:我们是凤台花鼓灯艺术团的,跳的是安徽的花鼓灯!

“当主持人邀请我们上台时,我们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强硬表示只要中国国旗不展开,我们就坚决不上台”,王利梅至今回忆起来仍然心潮澎湃,“可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主办方现场也一时无法解决。所有人正不知所措时,我们艺术团队恰好有不少男演员,又有舞蹈功底,演员们就现场叠了三层的人体罗汉,最后一个演员,硬是爬上晃晃悠悠的旗杆顶端,手动展开了国旗。”

也许正是这种力量的指引,王利梅和他带领的艺术团从未放弃对花鼓灯艺术的追求和创新。值得钦佩的是,即使是在墨子文化旅游区这样的驻场商演,全体演员每天的早晚训练也从未间断过,仿佛就是两个维度的人,又毫无违和感的融合在一起:登上舞台,他们是生活的强者,职业而专注,坚守着操行;下了舞台,他们是艺术的行者,清修而寡欲,坚守着本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